冯氏薄荷糖

来都来了 带盒薄荷糖走吧

【史汪】礼物

昨天半夜的突发脑洞,量少质渣,慎
不要问我史晓明为什么那么ooc因为我把他和刘晓明搞混了
谢谢点开看的你wwww

 
 
  “这东西是哪儿来的?”
 
  史强饶有兴味地看着儿子交给自己的烟缸。烟缸是竹木质地,款式很古典,看起来与周遭那些新奇玩意格格不入,应该是来自危机纪元前期。史强越瞅着越觉得它眼熟,这烟缸,自己冬眠前仿佛是见过的。

  “噢,是我冬眠前的事儿了,有个人找到我,让我把这个交给你。”史晓明的注意力全放在餐桌上,自然看不出父亲眼里的神色,于是轻描淡写地就带过了。

  史强没再追问。他想起自己在哪儿见过这烟缸了——几百年前,自己同一个男人在王府井那儿瞎晃悠的时候,这烟缸就在街边一家精品店的展示柜里静静躺着。当时那人对着烟缸旁边的标签上那令人咋舌的价格发了老半天的愣,自己还一面笑他一面说,装烟屁股的东西用不着买那么贵的,往杯里一丢不就成了——

  几百年对于史强而言不过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儿,他甚至还记得自己说完这话时,那个人微微皱起的眉头。他又将目光转向手里的烟缸,岁月也同样没在它身上留下什么痕迹,它还是同自己当年看到时那样光洁。

  只是那个人,已经被时间的洪流冲向了不可知的远方。

  当然,史强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,对于生老病死这样的自然规律,自己比一般人看得开的多。何况他醒后查过关于那个人的事儿,无风无雨地活到了一百岁,寿终正寝,已经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了。

  不过,史强还是想知道,这烟缸到底跟那人有没有关系。

  “那个人长啥样?相貌不记得了,叫啥名总记得吧?”史强问,见史晓明没什么反应,伸手在饭桌上叩了叩。“真忘了……就记得是个男人,岁数有点大了。”史晓明偏着头仔细回想着,但他当初本来就不大上心,现在一时半会也记不起来了。

  史强摇摇头,纵自己本来是干警察的,也没法从这只言片语里判断出个所以然来。他仍不肯就此放弃,就问:“那他有没有让你给我带什么话?”

  史晓明苦笑:“我连他叫什么都忘了,哪里还……”“行,那算了。”史强点起一支烟,往屋外走去。他本来也没抱什么期望,对史晓明而言这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捎件东西的活儿,自己不指着他还记得什么。况且,自己冬眠前去找过那个人的,倘若真有什么话,那时候就说尽了。想着他就深吸了一口烟,吐向混沌的夜空。

  “哎——”身后传来史晓明一声唤,史强回过头去,看到史晓明小跑着过来,“爸,见你抽烟我就想起来了,他叫你少抽烟,还叫你别再……噢,别再把烟头丢杯子里了,怪恶心的。”

  史强一愣,旋即拍着儿子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,肺腔里没吐尽的烟雾此刻喷了史晓明一脸。他不明白史强为什么突然这么高兴,就问:“爸,那人到底是谁呀?”

  “你不认得他——”史强依旧乐呵呵的,笑得起了一脸褶子,他大喇喇地就往沙发上一躺,顺手打开了电视。

  本来他也没什么想看的,只是顺手为之,于是他不停地摁起遥控器,“现在的电视剧怎么比我冬眠前的那些玩意更扯淡呢?”换台无数次后,一座海面上的浮岛猛地映入眼帘。

  岛上有什么东西直插云霄,镜头拉近些看,似乎是透明的壁包裹着导轨。背景女声那字正腔圆的英文史强是一点也听不明白,但他隐隐听到里头夹杂了两个中文字——“天梯”。

  他猛地直起身子,转头问史晓明:“太空电梯建好了?”“是呀,这是天梯三号,早建完了。”史晓明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“怎么了?”

  “没事,没事——”史强才发觉手里的烟快烧着自己指头了,顺手将它丢进了一旁喝剩的茶水里,他慢慢回到了刚才的坐姿,“不错嘛,老弟……”

  “什么?”史强声音很低,但还是给史晓明听见了。史强头也不抬:“没什么,不是说你。”他直愣愣地看着电视里有什么顺着导轨隐没入云层,突然跟想到什么似的,伸手将湿漉漉的烟头从茶杯里拣出来,丢进烟缸里。

  “汪淼,我就知道,你小子肯定行的。”

 

评论(15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