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都来了 带盒薄荷糖走吧

宵夜


春雨过后 再有一杆灯
可供晚行客断章取义

自他的掌纹出发 穿过五言绝句
去问询一座房屋的口腔
没有一枚供果 可供诸神分食
而那些急于自证的叶菜
还醉心于莫须有的二十四节气

而瓷碟悲悯 铁器沉默
隐没如时钟吞吃着一些响动
更漏慢慢谋杀着厨刀
将夜囫囵咽下
脂膏也会谋杀我渐宽的衣带

任何一种饥饿
都呈现出绞刑架的淡蓝
而我铺开一块餐布
去遮蔽渐近的靴声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 )

© 冯氏薄荷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