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都来了 带盒薄荷糖走吧

情诗

且不说,你从十二月偷来沉默
又放任它们在三月的叶子底下繁衍
也暂不提你的倔强,你总躲在树的暗部
固执地咀嚼一片冥顽不灵的叶子
我只想说,我偷吻了你的姓氏
就在上一个露水里住满月亮的夜晚

于是所有短靴无关流浪,河流无关干涸
于是每一阵风,都充满鸟的诗歌
还有石块沉重的疾病,草地上人皆可欺的细小花朵
被钉入世界背面,成为不可说的部分

而我要说的你,言罢之后,早已离题万里
才不愿去责难,即使所有纸张早已开始老去
请再为我铺开你温情脉脉的絮语
好让我落马,于你最后一个甜润的短句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冯氏薄荷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