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氏薄荷糖

来都来了 带盒薄荷糖走吧

【太姜(姜太?)】甜食

  一篇有点害羞的小甜文
  有私设和一丢丢ooc
 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祝食用愉快>  <

  为了教西宫的宫女们不再怕小姜,太子费了不少口舌。

  “小姜他……他真的是好人!你们真的不用怕的,大不了当他是个四瓣嘴的和尚……”

  太子着急解释的样子其实很滑稽,但宫女们没一个敢笑。她们不惧怕眼前这个时常没正形地同她们调笑的男人,但她们惧怕“太子”二字的重量。所以,纵然她们将小姜视作妖物,也只能照太子所说,以待上宾之礼伺候着。

  但不出三月,宫女们便都一边倒地自发怜爱起小姜了。

  “小姜待我们可真没得说——昨天太子想送他东西,他又不肯要,非得叫太子多多赏些东西给我们,还说什么来着……”

  另一个宫女忙抢过话头,“说我们就像西宫里的花,得细心养着的。”

  “是了!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好呢,嘴还甜得紧……我现在觉得,小姜那四瓣嘴可爱得紧。”

  “哪止呢,他那眼睛乌溜溜的,也讨人喜欢!”

  “早上他还拿了些今年刚上贡的新蜜来,要我说,咱们不能白白收的。”

  当日傍晚宫女们便提着食盒去叩小姜的屋门。小姜开门,就迎上了宫女们如花的笑靥,“小姜,谢谢你前天送的蜜!我们抽空拿它做了些豌豆黄送你,你尝尝……”“啊,不用谢的,这些……”小姜虽然没有鼻子,但仍觉得有甜香自食盒里溢出来,“姐姐们做的点心,一定很好吃的。”

  “瞧,豌豆黄再甜也甜不过小姜的嘴。我们还有些事要做,先走了——”宫女们袅袅婷婷地远去了,小姜一人独坐在屋里,看着盒中一块块莹彻如玉的豌豆黄,他记得自己初尝这种甜食,是和太子一起的。太子……

  太子喜欢甜食,喜欢叫御膳房翻着花样做糕点,怎么吃也不嫌腻。这豌豆黄看起来精美如此,太子见了一定喜欢的。这样想着,小姜提起食盒,便跑着四处找起了太子。

  终于在画室里,小姜看见了那个长发白衣的身影,却没在画玉体横陈的女人,纸上线条依稀勾勒出的,是熟悉的山水。“本太子在默写呢,别打扰本太子……咦,小姜?来来来坐我边上,你拿的什么,好香!”太子对艺术的专注目光轻易叫小姜移开了,他招呼小姜坐下,顺手打开食盒,“豌豆黄?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……”说着就要拿墨迹斑斑的手去抓。

  “不行!太子的手上不干净,这样抓着吃会得病的,我拿给你就好。”小姜几乎是拍开了太子的手,转而略笨拙地拿起一块盈盈莹莹的豌豆黄,颤巍巍地朝太子嘴边送去。

  太子一愣,忙张口去接,一时口中尽是绵密的清甜。“小姜,里也吃…”太子含糊不清地说着,嘴里却又被填进一块,“不用啦,我已经吃过好几块了。”小姜毫不犹豫地撒谎了,突然想到什么,随即问,“太子,好吃吗?”一盒豌豆黄吃完了,小姜才得到太子的回答。只见他一脸意犹未尽:“好吃,比以往吃的都要好,真想再来些……唉,可惜现在那么晚了,就是再做,今天也吃不上了。”

  小姜见太子叹气,忙安慰道:“不要紧的,明天一早就让西宫的姐姐们再做些来就是了……”“她们做的?难怪味道和以前吃的不一样……等等,哪个宫女?”小姜茫然地摇头。太子见状一脸颓丧:“西宫那么多宫女……完了,我这辈子可能都吃不上了。”

  说到西宫的姐姐们,小姜猛地回忆起了她们对自己说的一句话。窗外晚星初现,屋里油灯曳曳,看起来仍是黄昏。在这晃动的光影里,小姜的脑袋微微低了下来,脸上隐隐发热,衣角被他捏成皱皱的一团。

  良久小姜才抬头看太子,黑豆般的眼睛里湿漉漉的。“太子……你要是现在想吃甜食的话,我,我……”

  “什……唔!”太子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小姜几乎是扑到了他的怀里,随即唇上传来温凉而光洁的触感。

  当他意识到自己被小姜强吻时,他以为自己在做梦。于是他下意识地抱住了小姜,手指隔着布料反复摩挲小姜细瘦的躯体,反复确认着眼前是真实还是幻象。

  指尖清晰地传来熟悉的质地。我不是在做梦,那……这是什么?太子深觉这一切荒唐,但不知怎的,他的身体虽僵直了,却丝毫没有推开小姜的意思。漫长的几秒钟过去,太子有些迟疑地将手朝下探去,握住了小姜的手。

  花生人的手硬而凉,人类的手软而暖。但他们的手握在一起时,却有着鸟喙轻啄掌心般的温情脉脉。太子微微睁眼,看见小姜眼睛不复往日明亮,而呈现出雾蒙蒙的灰色。花生人没有眼皮,即使睡觉也是双目圆睁,小姜这样,算是闭着眼睛吗?太子突然觉得,自己的讶异不在于他们这样交吻,而在于他从未想过小姜是先跨出步子的一方。“这种事情……当然是要本太子主动才是啊!”这样想着,太子掰过小姜肩膀,紧紧揽住了眼前人。
 
  小姜不明白这对人类而言意味着什么,他只知道在花生镇,只有情人间才会这样亲昵紧密。要不是西宫的姐姐们说自己的嘴比豌豆黄还甜,太子又犯馋,自己断不会主动做这种事的。太子突然的热切叫他手足无措,却又隐隐有了方向,“看来……太子喜欢这个味道?”那自己就该给出更多了。

  细长的舌头像一尾鱼,游入温暖水流。太子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,小姜居然这么会玩的吗!却不想小姜并没有动作,只是一副任人宰割的温顺样子。像抓住了机会,太子穷尽了过去所有入夜后的绮丽想象,从试探到侵略,从浅尝辄止到难舍难分。过去的几年里小姜的舌头从来只是用于摄食,从未被如此细致对待过,羞赧之余他只觉得有陌生的难言快意,不自觉地扯住了太子的衣服。

  “太子那么喜欢吗……那样就好……”小姜模模糊糊地想。

 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分开。一时间屋子里除了轻喘声一片沉默,谁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,太子理着被扯皱的衣衫,而小姜则将脸埋在手掌里,不肯抬头。

  过了好一会儿,从小姜指缝里传出细若蚊蚋的声音:“太子,那个……甜吗?”

  这话对于小姜是询问,对于太子而言就是调戏甚至于挑逗了。好容易不那么热的脸颊一下子变得烫人起来,连带着语气也有些慌乱:“这些……这些都是谁教你的啊?”

  “是……西宫的姐姐们。”小姜照实回答,仍低着头,却突然被太子温柔地抚了抚后背。“是……很甜。谢谢你,小姜,今晚要不要留下来,陪我画画?”

  第一次被太子邀请在一起过夜,小姜虽不解,但是欣喜莫名。

  “好!”

 
  西宫的宫女们被莫名其妙地大赏了一番,这是后话。

评论(18)

热度(25)